当前您在:主页 > 推荐经典 >【典礼回顾】2019葛莱美颁奖唱出新高度:我底层,我弱势,我
【典礼回顾】2019葛莱美颁奖唱出新高度:我底层,我弱势,我
作者: 热度:125℃

葛莱美(Grammy Award)无疑是当今最具权威的音乐奖项之一,除了本身就是美国四个主要表演艺术奖项之一,以及美国三大音乐奖之一,更重要的是葛莱美奖的入围和得主是由专业人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录音艺术与科学学院(The Recording Academy)来颁订,而不像其他两个与之齐名的全美音乐奖(American Music Awards)及广告牌(Billboard Music Awards)是由乐迷投票来决定得主,因此比起人气拚比及流行与否,葛莱美奖的得主更被认为是受到杰出度以及专业性的肯定。

饶舌发威:不只是典礼与仪式,更是战场与肥皂箱

2019葛莱美奖的入围名单中,饶舌歌手依旧交出璀璨的成绩单,数量之多在入围阶段就引起广泛注意,例如Kendrick Lamar以8项入围成为最大赢家,以及「饶舌天王」德瑞克(Drake)入围7项次之,另外Boi-1da也入围6项,战况激烈,得奖公布后,近来呼声及瞩目度最高的淘气阿甘(Childish Gambino)又以《This is America》夺得最佳年度製作及最佳年度歌曲。被视为是Hip-Hop音乐扬眉吐气的一届。

这绝对不是某种音乐类型被忽视这样单纯,即便只是这样也不是葛莱美该发生的事情。音乐创作从来就不只是旋律与歌词,尤其对Hip-Hop音乐——尤其是美国的Hip-Hop社群更是如此。

回顾Hip-Hop饶舌类型音乐在美国的发展,会了解这本来就是一种极具批判及挑战社会的创作类型,甚至音乐起源就在社会阶级底层,社会经济弱势的社群和种族。种族和阶级问题、政治立场的表述、性别框架的生活与磨难经常是Hip-Hop音乐创作者的核心关怀。

葛莱美的评定合该要有所高度,但同时也不难发现录音学院确实是属于社会的上层建筑,因此这样长期的偏颇状况当然让葛莱美的得奖名单成为了重要的战场。而每次葛莱美的歌手表演若是由Hip-Hop类型歌手担纲,就更不只是单纯的音乐表演,而是成为类似议题呈现的肥皂箱。

LADY GAGA的眼泪:2019 是否为葛莱美转型的起点

本次葛莱美在议题上有三件讨论度较高的展演,第一当然是的别号淘气阿甘的非裔男星-Donald Glover以暗讽枪枝暴力和种族歧视现况的作品《This Is America》捲走葛莱美四大奖项。本曲被认为引起美国人的反思,上架一周即有近一亿观看人次。

第二是加上LADY GAGA获得三项奖项及提名,LADY GAGA虽以奇装异服出道及火红,但是近几年来,她在性别议题上、忧郁疾病的议题上,都有相当值得深思的讨论及自我接露。本次获奖之后LADY GAGA泪洒会场,在得奖感言也鼓励大家鼓起勇气面对伤痕。此一感言和另一得奖者《一个巨星的诞生》相互辉映,皆在讨论光鲜亮丽的明星背后的忧郁问题。

这次葛莱美在议题的呈现与在多元上的突破,是一次性地拉开与呈现,也让人觉得2019年葛莱美奖别开生面的极具意义,更让人期待这个重要奖项意识到自己的社会责任及角色,而有了更多的自我期许及责任。

BTS与萧青阳

亚洲面孔在美国或许并不特别,但以BTS防弹少年和萧青阳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们是以在亚洲发展的创作者出席葛莱美,而不是亚裔的在美成长与创作的艺术家或歌手,尽管萧青阳今年并未获奖,但他充满热情与勇气的再战之姿令同为台湾人的我们骄傲与感动。

在为葛莱美喝采的我们,似乎也该省思,音乐创作能够被看见的领域这幺多(葛莱美有80几项奖项),但为何台湾总是同样几个创作者在国外被看见。国内在给创作者的资源及环境是否有可以进步的空间?或是对音乐产业的眼光可以怎幺放大及拉高?

我们相信,台湾的创作者绝对有能力及才华站在舞台拿下那座留声机造型的奖盃,在葛莱美似乎越来越重视多元议题的今日,或许也是重新省思及审视国内音乐产业的关键契机。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